好声音幕后:每集剪掉千余分钟选管签保密协议

来源:互联网新闻 时间:2020-05-02 01:52

好声音幕后:每集剪掉千余分钟选管签保密协议

各大掌门没真爱没法支撑

“好声音”犹如一条生产线,在每周五晚,准时将“产品”奉上,供观众欣赏。如今,这条生产线已制造出不少精品,吸引了越来越多关注的目光。

实际上,操作《中国好声音》这条生产线的工作人员只有不到200人:导演组、制片组、艺人组、宣传组、选管组——他们分工协作、按部就班、各司其职。

记者通过连续两年探访《中国好声音》的台前幕后,详细了解了这条流水线上的人到底是如何操纵机器的。

今天,我们将为读者揭秘几个颇具代表性的人物和部门,带读者探一探“好声音”的鲜无人知的“小黑屋”。

掌控全局关键人物

金磊(总导演)

章骊、沈宁、吴群达(副总导演)

兵分三路不同导演组风格迥异

作为“好声音”整台大戏的最关键人物,身为总导演的金磊一直是灵魂人物,从《中国达人秀》、《舞林大会》等节目开始,他就担当起了节目的总导演。他负责把握节目的整体走向,每期节目录制间隙,你总能在学员、导师的身边看到他的身影。

不过,长期关注“好声音”的观众不难发现,每期节目风格迥异,有时充满激情,有时又有些催泪。据记者了解,其实整个《中国好声音》共有三个导演组制作节目,因为具体执行的导演不同,所以出现了不同的风格。

其实,在总导演金磊之下还有章骊、沈宁、吴群达3位分组副总导演,他们带领各自的导演组负责每期节目的具体执行,在节目伊始他们则兵分三路寻找“好声音”。

据了解,每个导演组都由十多名成员组成,又大致分为故事组、音乐组和摄像组。故事组负责故事策划,基本从挑选选手时就开始跟进。选手挑选除了个人报名,还需要导演组到全国各地各大音乐院校甚至酒吧、网络“唱吧”这样的平台去寻找。

故事组的工作量很大,区分也并不十分严格,也会去挑选手,身份随时转换。当导演组经过层层筛选,最终将范围缩小,音乐组的导演会反复听前期入选学员的歌曲小样,为了防止学员在寄送的样片中出现修音的状况,最后还会通知大家来试音间,导演组要听“真声音”,接着由音乐总监把关,再经过层层选拔。

最后,导演组的每个成员会分配到3至5名学员,分头进行沟通和交流。

在“好声音”节目录制这个关键部分,摄影棚里一共架设了20台摄影机,抓拍着节目的方方面面。在节目组看来,只要前期录制得全面,后期剪辑时就会有很多便利。

两大标准每集剪掉千余分钟素材

与录制时一样,每期节目的剪辑也由当期负责的副总导演最终把关。一般录制节目需要7、8个小时,剪辑起来却要很多天。

据了解,每一期节目剪辑需要花费5天,因为节目素材量非常大,差不多一集有1100分钟,最后要剪辑成90分钟的节目,需要经过多次筛选,剪掉超过1000分钟的素材。

这5个日夜的工作还只是后期剪辑,前期工作量更大,例如导师考核赛前的导师教唱VCR,这些视频都需要前期制作。

由于“好声音”每集的素材量实在太大,如何取舍也有秘笈。为此,节目组制定了两大重要标准:第一个是确保学员的演唱必须完好无缺地呈现;第二是导师的点评必须尽量完整地呈现导师的观点。

其实,这也还是有所牺牲的,有时,导师间的一些互动不得不被舍弃,毕竟节目是有时间限制的。

艺人关系关键人物

葛亮(副总导演)

海底捞搬到现场为导师做精神按摩

在“好声音”,与艺人沟通的工作是由单独的人负责,这个人就是节目副总导演、梦想强音常务副总经理葛亮。从前期导师接洽,到节目录制中与导师的沟通,以及日后导师的合作和节目衍生的商演,都是由他和他们部门的人忙活。

其实作为节目的重要部分,导师的表现直接影响节目的质量。早在节目开始之前,葛亮就会仔细研究并罗列出各个导师的性格特点,供导演组参考。“我们所做的工作更像是个桥梁,为导演组和导师之间沟通更方便服务。”葛亮说,这方面的工作是事无巨细的。

“就好比,我们会在录制节目中为导师加餐,有时甚至把海底捞都搬到节目现场。”葛亮透露,“毕竟节目录制时间很长,为了导师录得更舒服,我们这么做也是希望导师能精神放松,录好节目。”

除了导师,学员签约以及日后的工作安排也是由葛亮牵头负责。据介绍,艺人部需要的是让一张白纸的学员逐渐适应自己艺人的新身份,“什么是唱片,什么叫EP,考虑到有的学员年纪小,对商业上的东西不了解,艺人部都会对其进行详细解释。”

说到这儿就不得不提到“好声音”的经纪公司梦想强音,这个公司目前就在对第一季已经签约的学员进行商业规划。如今,吴莫愁分别为百事、三星、苏宁等一线品牌代言,为其接洽的正是这个团队。

“要说吴莫愁,现在这还不算什么,之后又谈好了三四个代言,都是一线大牌。”葛亮话中透着一股子自信和成就感。

宣传营销关键人物

陆伟(宣传总监)

两部手机24小时待机宣传和“灭火”都要管

熟悉“好声音”报道的读者估计对陆伟这个名字都会眼熟,作为宣传部的总监(同时为灿星副总),陆伟和他所管辖的部门就是“好声音”的传声筒,需要时刻准备着来自各方的提问甚至“拍砖”。

据记者了解,陆伟有两部手机24小时待机,“电话是接不完的,全国各个地方的记者都打来。”陆伟透露。毕竟,他是“好声音”唯一的出口。

其实,接受采访只是作为宣传总监的陆伟一方面的工作。如今,任何一个节目或商品,都离不开营销,“好声音”更是注重这个环节。从节目一开始的预热预告,到导师微博互动,再到“好声音”的口碑引导,都属于陆伟部门的工作。

一般节目录制完或是发布会结束后,现场新闻稿都会在两小时内写出,以便发给全国媒体参考。除此之外,陆伟还要负责“灭火”工作,一旦有参与录制的观众在节目播出前对内容提前剧透,他们都会在第一时间发现,进行沟通,然后“消灭”。

据悉,“好声音”的宣传部门总共不到20名工作人员,而且大部分都是80后,其中还有一部分实习生。他们的工作时间是从白天到白天,因为工作结束的时候基本都是第二天清晨了。“基本上大家都是只睡四五个小时,如果不是真爱,很难撑下来。”陆伟笑称。

现场指挥没辉哥没有气氛

辉哥有三宝:可乐、槟榔、口香糖。

您肯定要问了,辉哥是谁啊?他叫杨春辉,来自台湾,是《中国好声音》的现场导演。不论是主持人还是四位导师,乃至所有的工作人员,不论年纪长幼,都叫他“辉哥”。

只要你有机会到现场看好声音的节目录制就会知道,你在这个舞台上看到的第一个人是他,录制过程中说话最多的是他,录制开始后最烦看到的是他,到了节目在电视上播出时绝对看不到的还是他。

辉哥,今儿就要好好说说他

现场特写

这个大叔很忙扛不住也得扛

8月8日,好声音如期在上海宝山体育馆开录。这是导师考核的第一期,那英请来了苏打绿的主唱吴青峰助阵。此时,全国媒体围在新闻发布厅等待吴青峰的亮相,而通过发布厅的电视画面能看到,在录制现场,辉哥早已开始了工作。

和其他节目的现场导演一样,辉哥的工作繁杂而琐碎。彩排时他要协调机位,观众陆续进场后,他要让内场观众尽快入座,把闲杂人等“清除”出镜头,提醒给现场拍照、准备随时“直播”的活跃分子,想办法调动内场数百名观众情绪,可以随时跟着他鼓掌、起立、欢呼、喝彩……

可能是第一期导师考核的缘故,和以往在晚上8点左右正式开始录制不同,这天都快10点了,导师也早已入场坐好,可辉哥还在一遍遍地录制观众的镜头(观众群像一般最先录制),调动着现场的情绪。

“知道吗?有你们的加入节目会更好看!我爱大家,《中国好声音》感谢大家!”“你们鼓得还是不好,看看那位大哥,多给力。”“请大家可怜可怜我,给我些鼓励。”辉哥是台湾人,从他嘴里冒出来的“台普”,总带着几分俏皮和可爱。

辉哥一边录观众,一边从记者面前快步走过,他捂着麦克风,对着对讲机低吼:“那边什么情况?你们快点搞定啊,我这边快扛不住了。”和先前对观众幽默可亲的态度不同,看得出辉哥真急了。他倒退了几步,突然回过身来,又碰倒了舞台周围的几根灯柱——真是屋漏偏逢连阴雨。辉哥赶忙用对讲机请灯光组过来维修,连声抱歉。一转脸面对观众,辉哥又成了那个好玩的大叔。

事后记者了解到,原来当天现场20多个摄影机位中,有一个出现了问题,需要重新调试。“真的很麻烦,要等很久的。”辉哥说,他不得不稳住观众的情绪,不能让大家的情绪低落下去。而当晚也是四场导师考核节目录得最不顺的一场。

人物起底

台湾电视前辈自称小杂工

辉哥本名杨春辉,来自台湾,今年50岁。他皮肤黝黑,体态略胖,鼻梁上架着一副眼镜。他在现场鼓动观众时经常蹦出“爱”、“亲”之类的词,给人感觉亲切诙谐,甚至有点“萌”。

实际上,辉哥可是电视节目制作行业里的前辈高人。记者偶尔会听到好声音的工作人员私下说“辉哥厉害”、“辉哥有钱”,是台湾资深的电视综艺节目制作人。而港台媒体来好声音探班时,也都认识辉哥,对他彬彬有礼。但辉哥却始终绝口不提自己曾做过什么,倒是经常叫自己“小杂工”。

好声音的现场导演当然不是辉哥的唯一身份。他入行几十年,灯光、音控、摄像……跟电视节目沾边的活几乎都干过。如今在上海星尚频道的《生活大不同》等几档节目,辉哥担任的职位都是节目制作人。

一个隐藏得很深的台湾电视前辈是怎么和好声音搭上线的呢?这还要追溯到灿星制作推出《舞林大会》的时候。当时已经处于半退休状态的辉哥正琢磨着打高尔夫或慢速垒球的事,一个朋友引荐他帮灿星担当现场导演,没想到这个忙一帮就是好几年,直到好声音横空出世。

“能参与好声音是我的幸运啦。”辉哥说,“能见证历史的创作,谁不想呢?”

辉哥扫描

亲切

辉哥的语言热情、亲切,在调动观众情绪时尤其是这样

“你们今天是来对了!你看演唱会,场地票怎么也要2000块,是不是?位置好点的看台票也要1000块,对不对?今天你来好声音,不用你花钱,看的就是最好的演唱会!而且,导师也是一流一线。所以,你们还等什么?都跟我一起,嗨起来。”作为现场舞台上观众看到的第一个人,辉哥开始了“工作”。

有观众笑称,这位台湾大叔的口音和语气真熟悉,和内地一些电视购物节目搞推销的演员似的。所以听完辉哥的话,观众们往往会心地一笑,放下手中的事情,跟着他又嚷又跳,配合度极高。

“做电视,观众是舞台节目的根本,但观众其实是最不专业的。所以,你要用设身处地、换位思考的方式去诱导他们,跟他们直接表达自己的思想,将心比心嘛。”辉哥坚持,身份平等十分重要,“我曾见过内地现场导演有时会对观众吼叫,那是不好的。”

直接

辉哥更是幽默、直接的

好声音的影响力无须赘述,现场抱着其他目的的人也特别多。广告客户、播出方和天南海北的领导们,一到录制也都会往现场扎。这可给辉哥出了难题,因为当领导的往往不爱配合互动,而他们通常还都坐在前排的显著位置。

往往全场观众嗨翻了天,领导们仍岿然不动、我行我素,发信息、打电话、玩手机……对辉哥来说这可不行,领导不互动,绝对会穿帮。

好在辉哥自有一套。“领导大人,不要以为你是领导就可以,也要和我们一起玩嘛。”眼看有位领导不配合,辉哥直接叫停了录制,专门走到他身边,当着全场观众大声说,“当然,明天也不要扣我工资,别开除我哦!”

这么一闹,几位领导也不好意思地笑了起来。一位必须打电话的直接离开了现场,其他人则和普通观众一样鼓掌、欢呼,效果提升了很多。

烦人

辉哥也有“不受欢迎”的时候

由于节目录制时间长,一般都会熬到深夜。而录制中,只要辉哥出现,那就意味着录制出现了瑕疵,需要重来。“他又来了!”有时华少还会在舞台上拿辉哥调侃呢。

耳机和对讲机是辉哥的标配,戴上耳机透着一股专业范儿,但这些东西真不是为耍酷才配备的。在辉哥的耳机里,往往导播、导演、音控、灯光等几路人马会同时跟他说话,而他还要临“听”不乱,同时和观众以及其他工作人员沟通。“有机会你试试,看你会不会说错话。”辉哥笑道。

在记者看来,辉哥就是个工作狂,节目录制当天,一般的工作人员要求下午2点到,他中午12点就来了。先熟悉机位,了解哪些地方比较重要、哪些地方容易穿帮,然后录制彩排,直到录制开始,结束后还要补录镜头、开会总结……一套程序走下来,第二天都天亮了。

工作时,辉哥嘴里不是嚼着槟榔,就是嚼着口香糖,舞台隐蔽处还放着几罐可乐。这可是辉哥的“法宝”。“槟榔是我到内地后才跟着大家吃起来的,凉凉的,挺好!关键是这些都能保持头脑清醒,这对我来说十分重要。”辉哥说。

在别人看来压力山大、时间超长,还需要客居他乡的一份工作,辉哥是怎么坚持的?“其实我是孤家寡人一个。”辉哥笑着说,“自由自在,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偶尔会回台湾,游山玩水,一切都挺好的。”

特种部队没管家就没秩序

“好声音”录制现场,导演开始倒数,工作人员和观众屏息以待。但这和某一群人似乎没什么关系,他们也是“好声音”的团队成员,也穿着“好声音”的工作服——写着大大的“THE VOICE”字样的黑色POLO衫。

但在录制期间,他们几乎不会进入内场,反倒在录制现场以外的每一个地方,都有可能是他们的“战场”。

他们并不是保安,尽管在某种程度上,他们要承担保安的职责。除了导演以外,他们是唯一能与学员直接接触的人,但随着丑小鸭变成凤凰,学员成为了明星,他们的工作也就此结束。

他们的工种在“好声音”团队里比较特殊,他们被称为“选管”,意即选手管理。观众不会记住他们的名字,他们中的大部分人甚至会在本季节目结束后不知所终,但他们也是这个工作链条上不可或缺的一环。

节目录制时刻她在楼道安静等待

8月15日,“好声音”上海探班活动,我与来自全国几十家媒体的记者们一起坐上了前往宝山体育中心录制现场的大巴。下车后直奔新闻发布厅,发布会之后便是节目录制。

宣传组的姑娘会在录制开始前统计进场记者的人数,节目太火,进场名额有限,为了把更多的记者送进去,宣传组每次都要和场馆安保斗智斗勇。

实在进不去,新闻发布厅里也能看电视直播,“5.1”环绕立体声和在场地内的效果还是不同的,在我听来就是俩字,“好听”。因为场地内有诸多限制,出入不便而且时间冗长,从晚上七点到凌晨一、两点,一坐就是五六个小时,所以,我宁愿选择留在新闻发布厅,至少这里更自由。

随着现场导演的倒数,新闻发布厅里瞬间恢复了安静,大家都盯着电视屏幕,就连体育馆楼道里都没人了,似乎这个倒数是一种魔力的标志。

但我还是看到了楼道里这个穿黑色工作服的姑娘,她戴着耳机,对讲机别在腰间,POLO衫下摆塞进裤子里,气质很干练。她一手捧着夹板,另一只手飞快地写着什么,并不像其他人那样关注着录制现场的一举一动。

后来我才知道,她就是一名“选管”。

特设工种

直接接触学员全部签下保密协议

第一次听到“选管”这个词,是从宣传组那里,当时我在参观著名的“小黑屋”。

“小黑屋”是网友起的名,其实就是节目播出时,大家看到的学员接到麦克风后,走出的那个房间。说是房间,其实就是一个通向录制内场的过道,设有镜子、摄像机,可以拍摄学员的准备情况。门口有黑色幕布遮挡,从外面无法直接看到里面的情况。

“‘小黑屋’一般人不允许进,除了两种人——学员的对接导演和‘选管’。”“谁?旋转?”我对这个新词有点陌生。“‘选管’!选手管理。”

选手管理组服务于选手,也就是“好声音”节目里的学员。大概从灿星制作的《中国达人秀》开始,这个部门就已经成立了,而且是彻头彻尾的“灿星创造”,原版节目中并无此要求。

“好声音”的组织结构十分严密,从和节目录制有关的导演组、舞美组、摄像组等,到负责导师和签约学员的艺人部,再到负责对外宣传的宣传组,基本上每一个和节目相关之处都设有一个部门。而对还没签约的学员来说,选管组就是对接方。

选管组单独设立,不隶属于任何部门,直接向大领导汇报,足见受重视程度。

选管组组长Sandy向我介绍道:“因为选管和学员直接接触,而且直接了解节目的内容,所以大家都签了保密协议,一般我们是不能接受采访的,所以可能很多观众甚至记者,并不知道我们的存在。”

日程紧张

类似明星助理“召之即来”是口号

口号,在我国有着悠久的历史,对于选管组来说,也有口号。“‘召之即来,来则能战,战则必胜’,这是领导对我们的口号。”Sandy笑道。听着有点特种部队的意思。

和Sandy聊天,她还是有些提防的,不停地向宣传组的同事询问,这个、那个,到底能不能说。“我可不想因为你的一篇稿子惹麻烦。”Sandy笑道。

她介绍,选管组一共也就20多人,基本上都是20多岁的年轻人。除了负责学员的对接,还要照顾他们的家属。

“简单来说,每个学员有一个对接导演,有一个对接选管,导演负责节目内容的部分,我们则负责学员的生活起居。”Sandy说道,“只要有学员到上海,我们就开始介入了。”节目7月份开播,但选管组的工作从4月份就开始了。

在我看来,选管类似于明星的助理或经纪人,为了学员能安心在台上唱好那几分钟,选管们要为学员们解除一切忧患。相对明星助理一对一的工作来说,“好声音”的选管要与多位学员对接。

“好声音”学员数量众多,单被转身的就有56个,而每个学员一般总会带两三位亲朋,这几百号人的衣食住行工作基本就落在了20多人的选管组上。

“特别是在录制的时候,学员都来了,我们都和学员一起住酒店。因为没有时间折腾,每天从早上七八点收发邮件,看一天的学员行程,到凌晨三四点才能休息。”说着Sandy看了看表,“我先失陪,待会再说,那边要接场了。”

流程忙碌

负责对接学员听着简单压力不小

“学员生病也要管,我们得陪着去医院,毕竟我们得保证他们不能有什么意外,不能影响节目的录制。”10多分钟后,Sandy又回来了。

作为组长的Sandy,手握两部手机,备有两个对讲,左右两耳都戴着耳机,一边听导演组的,一边听自己选管组的。因为录制时,选管主要负责催场、引领的工作,导演组一声令下,选管就得把人带到指定位置。听着简单,但压力也不小。

“带人也讲技术,有时候导演那边催得急,但我们不能急,因为学员本来就紧张,不能影响他们的情绪。”Sandy说,“你还得把人认清,我就经常安排考试,比如随便叫一个学员的名字,选管们必须立马说出他长什么样或者有什么特征,他这次有几位家属来上海,分别长什么样等等。这算是一种训练吧。”

“我在几个地方安排了我们的人,上场口、下场口、楼上休息室。”她说。我这才明白,一开始在门外看到的选管姑娘,是负责下场口的,她负责接演唱结束的学员去新闻发布厅接受浙江卫视安排的采访。

正说着,那个选管姑娘带来了学员X。在刚刚结束的导师考核中,X被淘汰了,从她脸上的泪花能看出她的伤心。

选管姑娘把X送到了采访区,自己则走到远处,默默地注视着采访的进程,时不时地瞟一眼电视里的录制现场信号。不远处的另一位姑娘也起了身,站在了另一边,这是休息室的选管。

采访进行中,学员X越说越委屈,眼看就要大哭一场。这时,休息室的选管走上前去,打断了采访,“让她缓缓吧”。和记者交涉完,她带着学员离开了休息室。而之前的下台口选管则回到了门外,继续等着下一位下台的学员。

“安慰学员情绪,上场时鼓劲儿,都是我们的工作,总之还是那句话,只要和学员相关,都算是我们的工作范畴。”Sandy正说着,学员X在选管的陪伴下回来了,情绪也稳定多了。接受完采访,她又跟着选管离开了。

我在新闻发布厅里看着两位选管迎来送往,Sandy巡视路过,和对讲机讲话之余也会和我打个招呼。他们宛如流水线上的工人,不停歇地工作着。

个人归宿

大多是打短工少部分能签约公司

由于工作时长、压力等因素,我看到的选管们都是年轻人,而他们大多也都是实习生。细想也能明白,由于《中国好声音》的季播性质,作为一家正常运作的公司,灿星没有必要去养只工作半年的员工。

当然,他们中有一部分人会随着学员的签约,也签入灿星公司旗下的经纪公司——梦想强音,担当已经成为签约艺人的学员的助理。

有意思的是,学员从草根到明星,选管是最直接接触他们的人,学员从丑小鸭变成凤凰,他们的工作也就画上了句号,大部分不知去向。据我了解,去年第一季“好声音”的选管,没有一个在今年继续这个工作。

选管是“好声音”工作团队的一部分,这个工种不知在其他选秀节目中是否也存在。“好声音”这台造星造梦的机器,之所以能保持大功率持续运转,正是因为有各部门的专业人员在辛勤工作。

节目录制结束已是凌晨两点,那个门外的选管姑娘还孤零零地坐在门口的凳子上,等待最后一个下台的学员,远处是退场的观众和收拾场地的场馆工作人员。

我本打算去找她聊聊,丰富下我的采访,但可能是我手里的相机暴露了我的身份,她一直躲着我。想想还是算了,别因为我让人家违反了自己“部队”的纪律。(编辑:郑雯莉)

释小龙声明:被狗仔6辆车拦截 司机没李云迪被白衣长发女子当街“摸臀”亲密陈豪陈茵媺结婚 新娘微博晒婚照/图2013全国校花排行榜 清华校花叫板北大校花袁佳怡男友曝光 生活照被指输邓建国宣布与干露露“订婚” 称11月《一夜惊喜》曝前戏预告 范冰冰“艳压干露露和妹妹干毛毛拍写真 隔羽毛球拍港姐选手林芷嘉私照曝光被批 回应:我小心Lucas成下一个叛逆霆锋欧美女星近期撞衫集锦 性感清纯遭遇战女考生被监考老师摸胸 盘点娱乐圈当众《精忠岳飞》罗嘉良版秦侩史上最帅 黄郭晶晶获霍启刚护驾 疑为宝宝办理教学景甜绝美生活私照 不愧是“北影最美丽网曝大S发福近照:腰部变粗腹部隆起似《门第》女主角于明加生活私照曝光韩国女星含孝珠车祸身亡 生前甜美照片老人被三子遗弃 三轮车搭棚街头漂泊雷人作弊大盘点 今天你作弊了吗《旋风小子》“母子三人”20年后同台罗中旭录节目全程墨镜 遭女友劈腿情绪日本G奶女优白石茉莉奈快播首部AV写死鱼可乐事件牵扯出代言百事可乐大牌明刘嘉玲正面回应代孕母亲生子:要生自己美国龅牙混血狗狗风靡网络史上最牛作弊:作弊器缝进卫生巾带入考韩国绝色美女空姐莫文蔚黄色低胸露背纱裙艳压全场刘诗诗衣服破洞露臀部皮肤险走光超模凯特·阿普顿睡衣写真性感火辣 身文根英朴信惠张根水韩国童星谁变美谁长baby李晨邓超陈赫王祖蓝 细数《奔少女时代无惧成员退队风波 允儿徐贤大大牌企业争抢高职生:5千起薪、送股份杭州一初三学生设计“阅卷神器” 识别《淘宝天下》第29期:宅女们该囤起的韩团之最红黑榜:宋茜最佳儿媳尼坤最上走红毯大红大紫的女星:巩俐高圆圆倪妮妇女报假警称被强奸 只因90后小伙付刘诗诗杨幂刘亦菲张柏芝盘点惊艳死人不明星素颜哪家强?跑男baby美翻欧弟泰妍伯贤tiffany尼坤允儿李胜基巩俐章子怡毛阿敏韦唯赵本山范伟 打消防通道停车罚单贴花了“脸” 清理要钟丽缇李嘉欣昆凌郭碧婷杨颖惊为天人的杭州最低生活保障升至660元Angelababy范冰冰杨幂刘诗诗钟丽缇李嘉欣昆凌郭碧婷杨颖惊为天人的泰妍伯贤tiffany尼坤允儿李胜基